www.69xiu.com_ww1100lu

    <thead id="96pMUj6"><var id="96pMUj6"><mark id="96pMUj6"></mark></var></thead>
        <address id="96pMUj6"></address>
        <address id="96pMUj6"></address>
      <b id="Aa1"></b>

      1. wy82浮力线路1
        那時候剛好下着雨,柏油路面濕冷冷的,還閃爍着青、黃、紅顔色的燈火。我們就在騎樓下躲雨,看綠色的郵筒孤獨地站在街的對面。我白色風衣的大口袋裡有一封要寄給南部的母親的信。櫻子說她可以撐傘過去幫我寄信。我默默點頭。

        “誰叫我們隻帶來一把小傘哪。”她微笑着說,一面撐起傘,準備過馬路幫我寄信。從她傘骨滲下來的小雨點,濺在我的眼鏡玻璃上。

        随着一陣拔尖的煞車聲,櫻子的一生輕輕地飛了起來。緩緩地,飄落在濕冷的街面上,好像一隻夜晚的蝴蝶。

        雖然是春天,好像已是秋深了。

        www.198game.com

        她隻是過馬路去幫我寄信。這簡單的行動,卻要叫我終身難忘了。我緩緩睜開眼,茫然站在騎樓下,眼裡裹着滾燙的淚水。世上所有的車子都停了下來,人潮湧向馬路中央。沒有人知道那躺在街面的,就是我的,蝴蝶。這時她隻離我五公尺,竟是那麼遙遠。更大的雨點濺在我的眼鏡上,濺到我的生命裡來。

        為什麼呢?隻帶一把雨傘?

        然而我又看到櫻子穿着白色的風衣,撐着傘,靜靜地過馬路了。她是要幫我寄信的。那,那是一封寫給南部母親的信。我茫然站在騎樓下,我又看到永遠的櫻子走到街心。其實雨下得并不大,卻是一生一世中最大的一場雨。而那封信是這樣寫的,年輕的櫻子知不知道呢?

        媽:我打算在下個月和櫻子結婚。

        《永遠的蝴蝶》作者陳啟佑,筆名渡也、江山之助,台灣省嘉義市人,中國文化大學中國文學博士,曾任教于嘉義農專、台灣教育學院。


        《永遠的蝴蝶》就像一支低沉而哀怨的悲曲,幽幽道來,委婉動人。讀罷此文,腦海中一直浮現着這樣一個場景:陰雨中,櫻子如蝴蝶般輕輕飛了起來,又緩緩落到了街面上。雨是冰涼的,街面是濕冷的,蝴蝶的飄飛是凄美的,又是令人傷痛的。

        文章有幾點尤值得我們好好品味。一是作品以“雨”為線索,貫穿全文的始終。悲劇因“雨”而生,小說開篇寫“雨”,正是對不幸和災難起因的一個交代。櫻子遭遇不幸後,又寫“更大的雨點濺在我的眼鏡上,濺到我的生命裡來”,“成為一生一世的一場雨”。顯然,“雨”又成為淚水和痛苦的象征。同時,以“雨”貫穿全文,也造成籠罩全文的陰冷凄涼的氛圍。二是作家善于反複運用細節。如三次寫到“站在騎樓下”,以此使“我”的情感思緒變化的脈絡和層次更加清楚明顯;兩次寫到櫻子“穿着白色的風衣,撐着傘”,這是對“我”的心理刻畫,突出了櫻子美麗清純的形象,也表達了“我”對櫻子永不磨滅的愛。三是高超的謀篇布局技巧。直到作品的結尾處才告訴讀者信的内容,這樣構思,無疑加重了作品的悲劇色彩,讓人哀痛欲絕,心不堪受。正因為作家善于謀篇布局,匠心獨運,作品才有了很強的感染力。

        朗讀并背誦全文


        • xkdsp.app下载
          某人 評論于

          《永遠的蝴蝶》一文,還吸收散文特長,多采用第一人稱,淡化情節,體現一種思想寄托和藝術追求。

        • www.xn--av-i48cs7bq18i
          路人甲 評論于

          感覺仿佛是自身的遭遇一樣,催人淚下

        側欄導航
        http://wap-312.com.cnhttp://m.com.cnhttp://3g-pxz.com.cnhttp://hui4t.com.cnhttp://wap.com.cnhttp://4g-566.com.cnhttp://wap_ebs.com.cnhttp://mjl.com.cnhttp://YKi.com.cnhttp://qujq.com.cnhttp://fYkJI.com.cnxixi44rtnet